“我們歡迎日本在經濟、政治方面發揮更大作用,但是你要知道60%日本人支持日本堅持戰後體制。”6月22日,當南方日報記者在“日本政治安全走向與亞太安全”的小組討論會上,問及“美國對日本脫離戰後體制總目標的態度”時,曾主管美國亞太事務的阿米蒂奇如此回答。“其實美國人是反對日本擺脫戰後體制的。”一散會,坐在發言席上的中國社會科學院日本研究所所長李薇就對記者說,在防止日本脫離戰後體制的問題上,中美兩國應有共同認識。
  在21日舉行了6場小組討論之後,22日,第三屆世界和平論壇再次舉行12場小組討論,日本問題備受關註。此外,論壇還舉行新聞發佈會,請中國外交部前大使、中日友好21世紀委員會中方副秘書長王泰平分析日本形勢及中日關係。
  安倍的總目標是
  擺脫戰後體制
  王泰平說,所謂“戰後體制”,包括“美日安保條約”,即用美日同盟的形式既保護日本又管住日本;還包括日本和平憲法和日本重經濟輕軍事的國家發展路徑。這一體制的目的是為了防止日本重新走上軍國主義道路。上世紀80年代,日本首相中曾根康弘首先提出日本要擺脫戰後體制,但由於受到國內外的約束,進展不大。可是2006年,安倍晉三第一次擔任首相,就將這一計劃駛向了快車道。在他擔任首相的一年裡,安倍晉三著力推進了三項工作:修改《教育基本法》,渲染民族主義;將日本防衛廳提升為防衛省,提高軍事部門在國家發展中的地位;修改憲法選舉條例,將選舉人的年齡限制從20歲降到18歲。2012年底,安倍再次上臺後,加速推進日本憲法的修改,強兵擴軍。
  “安倍晉三政府的總目標是讓日本脫離戰後體制,安倍認為,如果不能實現這一目標,就不能建立‘美麗日本’。安倍上臺後推動的各項工作都服務於脫離戰後體制的總目標,包括參拜靖國神社。”日本早稻田大學前校長西原春夫說,“不過據民調顯示,半數以上的日本國民不同意修改日本憲法,自民黨內也有不同聲音。”
  2013年9月,安倍提出“積極和平主義”的概念,但與此同時,近期3.4萬日本自衛隊員在九州和沖繩等地舉行了大規模奪島軍演,並且首次在沖繩縣宮古島部署反艦導彈。“‘積極和平主義’雖然強調日本要致力於和平,但是現實來看,這一概念並不排除使用武力。”西原春夫說,武力恐怕會成為安倍實現戰略目標的一個手段,“讓人非常擔心”。
  對此,李薇說,作為反法西斯同盟的一員,美國應該承擔起大國的責任。而美國耶魯大學中國研究中心主任葛來寶含糊地表明瞭一下美國的態度,說了一句:“二戰後建立起來的美日同盟,目的是確保日本不再走上戰爭的道路。”
  日本政治右傾化
  危害亞太穩定
  “明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如果經歷了70年,曾經的侵略國再次獲得了發動戰爭的權力,這無疑讓人擔憂。”李薇說,爭取脫離戰後體制、修改日本憲法、強軍擴軍,這本身就讓整個地區擔憂,考慮到日本領導人否認並美化侵略史的行為,“更讓我們感到一種現實的威脅”。
  對此,王泰平說,日本一旦將集體自衛權解禁,獲得發動戰爭以及與盟國攜手發動戰爭的權利,那麼東海局勢就會惡化。鑒於日本對於南海問題的關心,“這也讓我們擔心,因為日本武力的介入,南海局勢會變得更加緊張”。
  韓國外交通商部前部長柳明桓在小組討論時也對日本的右傾化表示了擔憂。他說,明年是日韓建交50周年,50年來,日韓關係曾經有過很大發展,但是現在,兩國關係已經跌到歷史最低點,退回到建交時的狀態。兩國首相都已上臺一年多,但卻沒有舉行過雙邊會談,“就是香格裡拉對話會上的美日韓防長三邊會談也沒能加強日韓關係”。
  “歷史問題是最嚴重的問題。”柳明桓說,日本首相參拜靖國神社、美化侵略歷史激怒了很多韓國人。日前,日本政府向國會提交對“河野談話”出台過程的調查報告,企圖否認當年日本內閣官房長官河野洋平就“慰安婦”問題調查結果發表的談話,否認強徵“慰安婦”的罪刑,“這隻能造成日韓關係的惡化”。
  柳明桓表示,雖然日本一次次地解釋說,不想否認歷史,不會發動侵略戰爭,“但是韓國對於被日本殖民的這段歷史非常敏感,我們不能理解日本領導人到底想乾什麼”。他說:“我想東亞地區所有國家都希望日本領導人尊重歷史,只有牢記歷史,才能開創未來。”
  ■聲音
  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副校長李健和介紹了中國的反恐政策及相關情況
  反恐專項法律正在研究制定中
  恐怖主義是當今時代對地區穩定、世界和平以及人們安全構成重要挑戰的安全威脅。與世界許多國家一樣,中國也是恐怖主義的受害者。近年來,恐怖主義活動給中國的社會安全、穩定,人民生命財產安全帶來了嚴重的危害。在6月21日,世界和平論壇就“中國反恐政策”舉行了新聞發佈會,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副校長李健和介紹了相關情況。他透露,目前,有關部門正全面研究制定中國的反恐怖主義專項法律。
  “在中國境內從事恐怖活動的‘東突’分子,長期受到國際恐怖組織尤其是‘基地’組織的煽動、訓練、武裝和資助。最近,在中國新疆、昆明等地發生的暴力恐怖襲擊事件,嚴重危害了無辜民眾的生命和安全。”李健和說,中國政府反對一切形式的恐怖主義。
  李健和說,中國積極建設並完善法治社會,堅持在法治的原則下開展反恐怖鬥爭。中國《刑法》《刑事訴訟法》《國家安全法》《警察法》等法律以及中國加入的國際公約,為開展反恐鬥爭提供法律依據。2011年10月,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立法會)通過了《關於加強反恐怖工作有關問題的決定》,為完善反恐立法奠定了基礎。目前,中國有關部門正全面研究制定中國的反恐怖主義專項法律,將為更全面推進和加強反恐工作提供保障。
  “中國打擊恐怖主義也要與世界各國合作。”李健和說,上世紀90年代以來,中國先後批准或加入了12個全球性的國際反恐公約。中國政府積極支持公約制定,認真履行公約義務,促進國際反恐合作的努力,得到國際社會的普遍肯定。
  李健和表示,中國提出並倡導新型安全觀,支持聯合國安理會通過一系列反恐決議,積极參与聯合國創製反恐法制進程,對於中國已經加入的12個反恐國際公約,中國都認真履行條約義務,開展各項工作。
  關於與地區性國際組織的反恐合作的問題,李健和說,中國是上海合作組織的成員國,共同組建上海合作組織地區反恐機構,並且積極推動亞太經合組織、東盟地區論壇、歐盟等區域組織加強反恐合作,加強與中亞、東南亞等地區有關國家在反恐及執法的交流與合作,包括訂立雙邊打擊“三股勢力”的合作文件。
  此外,李健和認為反恐不應有雙重標準,恐怖主義屬於極少數極端邪惡勢力,不能把恐怖主義與特定的民族或宗教相聯繫。
  南方日報記者 趙楊 王騰騰 楊春 李勁 發自北京 策劃統籌 劉江濤 徐林  (原標題:日本欲脫離戰後體制不得人心)
創作者介紹

bellydance

qo65qolux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